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 死在飞剑上的老头

作品:多功能剑修从出租车开始|作者:情终流水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6-30 05:25:20|下载:多功能剑修从出租车开始TXT下载
  “喂,大爷,你没事吧?大爷,撑住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,撑住啊大爷!”叶哲反手扶着飞剑后座的乘客,嘴上大声的喊到。

  此刻他的心里极度的后悔,当时看到对方脸色苍白,就不应该接这一单,现在好了,对方要是死在他的飞剑上,自已得赔死。

  叶哲是一名飞剑出租司机,平常就踩着自已的宝贝飞剑四处游荡,碰到顾客招手即停,在和平年代,这几乎是剑仙一系最好的出路。

  不过今天运气不太好,踩着飞剑跑了大半天,就接了两单短途乘客,赚的灵石连消耗都补不上,所以听到这位大爷是到东桂山的长途客,尽管看到对方脸色苍白,状态不是太好,叶哲还是咬咬牙接下来了。

  没想到跑了一半,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大爷突然一口血喷到他的背上,整个人差点掉下飞剑去。不管大爷是摔死还是在他的飞剑上病死,叶哲的都麻烦大了。

  叶哲反手扶住大爷,猛的一踩飞剑的剑柄,让剑尖上翘,剑尖发出轻颤,破空的剑啸声大盛,瞬间把速度提升到极致。

  一般情况下,叶哲是不是会飚这么快的,太耗灵力了,可是现在哪还顾得这么多,救人要紧。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岭,最近的丹房都不知道在哪,急得他满头大汗。

  后座的大爷拍了拍他的肩膀,有些虚弱,但语气却又很洒脱的说到:“别着急,来不及了,别白费力气,看你都急出汗来了,嗯,小伙子心肠不错。”

  “不错个屁,我怕你死在我飞剑上我赔不起,我就不懂了大爷,你身体不好为嘛不好好的呆在家里,非得到处跑,你这状态坐什么飞剑,不会坐龙车吗?你要害死人啊。”

  龙车是地面行驶的交通工具,宽敞平稳,就是速度比较慢。

  飞剑虽然有半边门板这么宽,但没有座位,两个人挤在上面,站久了挺累人的,更何况一个虚弱的病人,大爷有龙车不坐非得打飞剑,简直就是找死。

  “呵呵,来不及了,麻烦你,把这个东西送到东桂山莫家村十八号,必有重谢。”大爷说着,叶哲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塞到自已的手里。

  “大爷,你别,要送什么东西你自已送,撑住,有啥救心丹行军丸什么的快自已嚼几颗。”叶哲急得大叫。

  “呵呵,你是个好心肠的孩子,他们就拜托你了。”大爷说完这句话,叶哲突然就感觉到飞剑一轻,扭头一看,大爷正微笑着分崩离析,身体缓缓的消散在空气中。

  “这是尸解了?”叶哲抹了一把脑门的汗,心里松了口气,他好心肠个屁,他着急是因为怕麻烦,大爷死在他飞剑上,那些执法者会把他盘问上好几天,验尸查现场之类的,就算能证明自已清白,也得耗上大半个月。

  这个世界搵食艰难,大半个月没法干活赚钱,不得饿死他。

  现在好了,大爷自行尸解,没有尸体就不会招来执法者,也不会被人盘查了。

  至于大爷交待的事情……,叶哲举起那个被大爷硬塞到手里的东西,那是一个戒指,平平无奇的灰铁戒指,上面什么花纹都没有。

  要把它送到莫家村吗?

  叶哲犹豫了起来,他这个人最怕就是麻烦了,如果把戒指送到莫家村,很可能会引来未知的麻烦。

  现在大爷尸解了,没有人知道他坐过自已的飞剑,直接掉头回去,就当没有这件事情发生。

  可是如果去送东西,就必须解释大爷去哪里了,万一对方不相信大爷是自行尸解的,把他当凶手或者嫌疑人怎么办?

  对方报警了,执法者过来检查现场,还是得折腾大半个月。

  “要么干脆就不去送东西了了,回家回家。”叶哲一踩飞剑,扭头往来路飞去,可是没飞出多远,他又调头飞回来了,嘴上喃喃道:

  “不行,这是道心种魔大法,想在我心里种下心魔,等我渡劫的那一天给我来一下狠的,这死老头坏得很,我叶某人堂堂正正,绝不做这种问心有愧的事。”

  天知道他这个筑基期的小屁修士为什么会想到渡劫那么远。

  ……

  东桂山延绵上百公里,隔着一个桂花湖,另一边就是西桂山了,莫家村位于东桂山靠近桂花湖的一个山坳处,三面环山一面临水,是一个封闭但却幽静的小山村。

  莫家村顾名思义全是莫姓人的村落,不过这年头,生儿育女是一个沉重的负担,一个没有外姓人迁入的村落,人丁不旺是肯定的。

  叶哲穿过牌坊,顺着村道低空掠过时,一路都没见几个人影,如果不是几道炊烟升起,叶哲就得怀疑这里是不是一条荒村了。

  剑仙一系规矩森严,不但修炼有规矩,就连御剑飞行也有很多规矩。

  比如不能在城里飙飞剑,因为有空中管制,不能低空飙飞剑,因为声波扰民,进入居民区或者村庄,必须贴地慢行,因为从空中飞过,万一有人在窗边换衣服,会被当成色狼抓起来。

  当然,飞剑上又没有牌照,没被抓到就不叫飙了,绝大部分剑仙都不是什么守规矩的家伙,除非他是开出租的。

  叶哲规规矩矩的贴道而行,很快就来到了十八号,这是一座破败的院落,一看就是那种没有钱翻修的老房子,但又被人用简易的材料仔细修补过,到处都是颜色不一的补丁,看上去反而更破败了。

  “不是有钱人家啊,希望不会被讹上了。”叶哲叹了口气,上前敲响了院门。

  没过多久,叶哲就听到了一个平稳的脚步声,不急不徐,每一步的间隔几乎都一模一样,然后,门上的一块巴掌大的小窗被拉开,露出一双毫无感情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