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:相遇的四月

作品:老婆请安分|作者:花还没开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5-25 14:04:34|下载:老婆请安分TXT下载
  将自己的画稿投入路边邮箱,秦广林抬起胳膊看了看手表,已经是下午两点。他往家的方向走了两步,又站定了身子思考片刻,转身向公交站走去。

  下午三点有和一个网友约在盛天广场见面,虽然觉得异性网友见面这种事不太靠谱,但既然已经约好了,先等在那里总比掐着时间到达要好。

  这个时间的公交车上人很少,只坐了几个大叔大妈,秦广林投过币后扫视一眼车厢,径直来到后门处靠窗的座位坐下来,这里最方便下车。

  随着公交的启动,他的目光投向窗外,心中好奇之余又有些没底:

  和这位网友才认识不过半个月,两人就已经熟络到线下见面的地步,可以说是非常投缘,不禁让他猜测对方现实中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。

  他清楚网络和现实的差别是非常大的,见光死很常见,另外发起聊天的是对方,提出见面的也是对方,除了做好失望的准备之外,他还得防备着仙人跳。

  洛城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这个时间没有堵车,秦广林从家附近的公交站到盛天广场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,还差三分钟就到两点半,他从后门下车,挥手拂了拂飘飞的柳絮——四月的柳絮像雪花一样到处乱飞,最招人烦了。

  没有和对方约定具体地点,只说了盛天广场,秦广林随意地左右望了一眼,眼下总不能傻乎乎的站在公交站牌下晒太阳,先去奶茶店坐着等一会儿。

  “滴咚。”

  他刚走出两步,兜儿里的手机就响了,有人发消息过来。

  将手机拿出来看一眼,秦广林的脚步停了下来,是那个网友在联系他。

  迷途待归:我到了。

  林木森森:真巧,我也到了。

  迷途待归:你穿什么颜色衣服?

  两人只知道对方年龄性别,从未互换过照片,还需要靠衣服来辨认。

  他又抬头扫了一眼广场,低头打字:浅灰色衬衣,黑裤子,挺没辨识度的,你穿什么衣服?

  发送。

  广场上随便看一眼,都能看到三四个穿灰衣黑裤的男人,这个颜色搭配太常见了。

  “嗨,林木森森?”

  没过几秒,身后就响起了一声清润的,又带着细细软濡的声音。

  秦广林转头看去,一个束着长发的女孩子俏生生的站在那里,抬着眸,定定地看着他。

  “迷途待归?”他回问道,同时隐蔽地打量了一下这个网友。

  脸上画了极淡的妆,白色长袖衬衫,领口放开一颗扣子微微露着锁骨,下面九分裤,脚踩一双米色休闲鞋。

  “是呀,要不要握个手?”她浅笑着,依然看着秦广林的脸,对其他都毫不在意。

  柳絮从两人中间飘过,秦广林看了看她身后的公交站牌,摇头道:“不用这么形式吧,你从哪过来的?”

  “西城区,从学校过来的。”她往前走了两步,向广场那边抬了抬下巴,“走吧,去逛逛?”

  秦广林点头,之前聊天的时候有提到过,她在洛城大学读书,马上就毕业了。

  “我叫秦广林,你呢?”他放慢了步子,和她一起慢慢朝盛天广场走去。

  “我叫何妨。”她背着手突然转过身来,似乎心情不错,眼睛弯弯的:“很高兴认识你,秦广林。”

  “我也很高兴认识你。”秦广林微微愣神看着何妨,这情况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……好像有点过于顺利了?

  察觉到他的目光,何妨给他一个灿烂的笑脸,又转过身继续往前走:“谢谢你接受我的邀请,我请你喝奶茶。”

  谢谢自己应邀前来吗……这有什么好谢的?秦广林跟着她的脚步,也没在这小事上客气,一杯奶茶而已。

  一路来到盛天广场西门,何妨站定了身子转头四顾,他不由出声道:“奶茶店在东门……你不常来?”

  “啊……平时都在西城区活动,这边来得少。”何妨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走吧,去东门。”

  奶茶店名叫青桔时光,装修简约,门面很小,内里却很宽敞,一进门就能感受到清爽的凉意。

  “一杯金桔柠檬,少冰少糖。”何妨站在柜台前也没看目录表,“还有一杯……”

  她顿了一下,转过头看向秦广林:“你要什么?”

  “胡萝卜汁。”

  拿过小票寻了个座位落座,秦广林看着何妨一时有些为难,虽然在网上聊的很投缘,但多数都是何妨先挑起话题,现在到了现实见面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没有这方面的经验。

  “你一直看我做什么?”过了片刻,秦广林开口。

  没办法,何妨胳膊搭在桌子上也不说话,就那么一直盯着他看。

  “给你相面。”何妨抿嘴笑道,眼神却依然停留在他的脸上。

  “你还会这个?”秦广林也笑了,到这时才认真看了看她的脸,虽然不是什么大美女,但也标致白净,让人一眼看过去就感觉舒适。

  一点点腮红让她的气色看起来很好,不过眼眶周围还能隐约看出一点黑眼圈,“昨晚没睡好?”

  “最近有点失眠。”她回了一句,便听到柜台那边传来一声做好了。

  “我去吧。”秦广林站起身来,走到吧台拿过两人点的饮品,一转身就看到何妨微侧着头看着他,好像视线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。

  我很帅吗?

  秦广林有些莫名,顶着何妨的目光将饮品拿了回来,把金桔柠檬放到她的面前,“今天没课吗?”

  没话找话。

  何妨低头轻轻吸了一口,又抬头看向他道:“快毕业了没多少课,现在主要是准备论文。”

  “哦。”秦广林点点头,“什么专业?”

  “文学。”

  “很不错啊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何妨弯起嘴角,似乎对他没话找话的聊天感到有趣,反问道:“你呢?已经工作了?”

  “算是吧。”他想了想,“主要给一些客户提供画稿,有工作就做,没有就闲着,算是自由工作者。”

  这应该算工作吧?但是很不稳定又不是正经工作的样子。

  “好像相亲一样。”她低声吐槽。

  “什么?”秦广林还在想自己的约稿到底算不算工作。

  “我说你很严肃的样子。”

  “呃……可能是你一直盯着我让我有点紧张。”

  确实有点拘谨,放不开。

  他喝了一大口胡萝卜汁,试图让自己放松一点,“给我相面的结果怎么样?”

  “很好,很完美。”